懒虫

世界匆匆忙忙,而我不知所从

断更通知

额,好像也快一个月没更了。

三个原因,一,我很懒。

二 之前期中考,学习太紧了。

三,我爬墙了。

至于之前说不会坑的,咳咳,一切以之前说过我经常出尔反尔为准。

下面放大纲,大致讲一下之后要写的东西,但是更新就随缘吧。

之后是有一个剧情点,就是周二十岁那天,先回到自己的小屋收到白雀给的及冠礼,然后上课看到阔别两年的猫(人形)觉醒自己的种族能力,预见。

祂想劝周,周拒绝,还有点情绪失控。

被阿曼尼听到,顺势合作让天尊退一步的方案。

几年后,在天尊面前玩了一场信仰之跃,因为不会死,再说几句对那些弱小灵体浑然不在意的话,触怒天尊,被关起来。

白雀去看他时告诉周,天尊重恩情,自己当初帮过天尊,所以现在活着。

关了三年后,周解禁了,却自己窝在小屋里十多年。

天尊去找他,周的情绪爆发,天尊退了一步,也仅此一步。

之后阿曼尼也借此进入天尊阵营。

然后……

天尊和周谈恋爱,结婚。

送了周两样关键东西,一是发簪,材质可以抑制疯狂,副作用很大,一个是蓝色金属做成的形似心脏的东西,没什么生命特征,但于天尊很重要。

周从城主那拿到一截被无数神血喂养的千金丝,他可以屏蔽感知,包括天尊在内。

用这个做成链条,挂在脖子上。

在之后美好过了好久。

安史之乱爆发的那年,周查到了天尊是榜一,同时被告知自己是被抢来的。

他去问天尊父母时,天尊又软禁了他。

之后漫漫无期。

八年时间,周整理了自己已知的消息,没发现问题。此后,天尊每三月来一次,跟完成任务一样。

不同于之前的温柔缠绵,天尊几乎只是看着他被玩,完全不参合进来。

完全两个人的感觉

因为没想好加认知有限,就想了个关于捆绑的。可以当做是刚开始

就是红丝绸捆在床上,口球,镜子,刻章,天尊慢悠悠在做旁边照着画。

因为身体素质其他什么的都被限制在了普通成年男性的水准,吃饭睡觉都需要了。

其他方面天尊仍然供应着,只是软禁,一定程度上关于性的羞辱。

一日复一日,一年复一年。

这个时候天尊给周带上了铃铛,并且每次结束后都会送些东西。

而周很清楚自己完全无法反抗,但他非常厌恶这种方式,并且一直表示拒绝,从未停止。

表示大致有对天尊的无视,做的时候的反抗,没有力气也不吭声,不说话。看书,酬酒。

书籍方面,周逐渐发现很多星空的书不再对他开放。

酒更是几十年后就不供给了。

他也猜到了一些天尊做这些的原因,但自己不敢承认。

“何处何处,不知归处”

类似于这样。

因为天尊的形象和以往相差过大,再加上时间,孤独的折磨,周的信仰有了很大冲击。

不过这是在一次,天尊要摘掉那个项链之后。

周抱着项链不肯撒手,因为灵性直觉告诉天尊不行天尊才停手。

在之后就是,天尊有意让周怀孕,想要血脉,以备复活。

周被软禁之前是明确拒绝过的,但这次天尊没管他的意愿。

周乘其不备,用那根千金丝穿透自己,虽然人救下来了,但孩子没了。

昏迷前周看到褪下所有面具,属于最纯粹的天尊的一面,神情淡漠,即使是无奈悲伤的情绪也只是让祂眉眼稍稍低垂。

像是一个没有生息的石像。

“石像”低头吻了周。

这时候周才发现,是人性,天尊之前表露出来的人性太过充足,而真实的祂,完全的理智。

信仰自此破碎,红色的星辰碎落一地。

之后天尊再没来过,一两百年后,才出现,把他身上残存的联系尽力断掉。

周的一个身份是人性分身,规则认可之下的。但事实很显然不是,却成为了。

因为天尊做的手脚使他同人性分身没什么区别了 

灵体之间联系一根根拔掉,可以说是生受的四分五裂之苦

然后天尊才放走他。

到了现世,时间是1911年,从西南湘西出发。因为知道很多未来的事,周想改动一下,比如,想见见毛主席。

然后开始倒霉,平地摔,磕到头,山上走几步被山匪绑架,把他们一窝端了,又不慎,摔入水中,脑袋磕到了,晕前给自己垫了个竹筏。

漂洋过海,醒来时在太平洋。

顺便到了欧洲,想去苏联,晴天霹雳,闪电击中……

直到毛主席去世,都没能见到一面。

最后周终于放弃了,这宏如大海的霉运肯定是天尊的。

到21世纪,自己出生,才开始改变一些东西 

末日,让政府组织民众登太空飞船,就是毕业要求做的那个。

拦下母神化身,死一条命,灵界给母神留了口。

天尊从沉睡中惊醒,周无法相信天尊,迎上去。

天尊带走周,把剩下的人也都传送走。

沉睡。

周视角就这样。

星空天尊命运城主这些下次再写。

关于生活

我是诡秘之主。

他的睡姿在很大程度上表示了他,比如对我的好感上。

刚见面的时候,警惕的样子很像我遇到过的小兽,但有没有攻击性,龇牙戒备。

我在的时候是不敢睡的,当然,这个不重要。他睡着后,身体会蜷缩在一起,滚的远远的,有时候是抱着触手。

我并不理解他把我的神话形态与我分离的习惯,作为除了战斗方面外智力远不如半个分身的触手,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可以独立的必要。

熟悉一段时间后,他对我也算是放下戒心,虽然平常对我视而不见,但在睡姿上很能提现。

嗯,睡觉从来不离开五米远完了,会凑过来取暖。

难道靠近温暖的东西是人类的本能吗?

再后来就是缠着我了,话不肯说,喜欢揪头发,也还可以,腿上或者什么地方多个挂坠不是不可以接受,不影响我听曲。

最近曲调更新的频率太慢了,神域那边在搞什么?

再下去,自从让他一字一句跟着曲学说话,话是会讲了,但一张口就不停的,整天下来都是他那软软的没有力气的声音,说话就是唱曲,唱的什么东西?

我忍,星网上说小孩子不能打,会留下心里阴影。

第二天,我亲自教了他怎么正常讲话,这一次好很多了,至于话多的毛病还是没改。

连睡觉的时候,趴在我身上也要说梦话。

经常做噩梦。

我弄好了倒是不讲了。

他还是挺乖的,不过最近嘴好像越来越叼了,我为什么要亲自给他下厨?现在好了,悄悄混进一道不是我做的,一吃就吃出来,闷不啃声的没再动它一筷子。

要是所有的都不是我做的,他会怎么?

晚上我就弄了,他每道菜尝了一口,然后扔下筷子,跑到源堡哪个角落生闷气去了。

按照星网上的说法,正常小孩子不是会哭闹吗?

为什么他没有?

担心我不要他?这是个暗示?

好吧,是我做的不好。

连个小孩子都欺负。

我默默吃掉了菜,也没再少他吃食。

一年时间不过眨眼,有些东西到了时间,我也该去处理了。

他太小,还是不要带去。

很多棋子可以在这个时候落下,关于神域的礼仪也该让他学习,这是常识。

事情处理很快,再回去的时候,他却有了挺大改变。

看到我的时候眼睛下意识亮了起来,就要冲过来要抱抱,小孩子撒娇卖萌的时候是很好看的,有时候比台上的戏子都要好看。

快牵上我的手时,他却退后一步,又数了一遍我身后的触手,这个问题我得解决掉,信仰会滋生他们意识的增强。

他再抬头看我的时候,褐色眼睛里的指控很明显,里面有一团火在烧,是愤怒,是朝气。

他跑掉了。

在我告诉他“它们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之后。

逃避的意识,这种性格不能留下。

晚上,他又来了,眼眶红红的,但没哭。

我知道他接受了,明面上。以后会变成实际的。

他爬上我膝头,横着坐在我腿上,抱着玩偶,一言不发。

我稍微把他往怀里抱一点。

睡着了。

没一会儿就把玩偶扔掉,没有触手就只能抱我。

他是怎么做的这么信我的?

后来几年,他也是越来越黏人。

开了先例就不肯撒手了,腰上挂着重物有些不方便,这是对我的不满?

到了十六十七岁,觉得自己独立了才不凑过来,不过换了东西挂我身上。

小木雕,他的,这是要把不满一直存在?

雕的不怎么样,但也不碍眼。

直到十八岁,他在向日葵附近雕了个比向日葵还高的我的雕像,技术进展了很多。

不过我并不高兴,占卜家的样貌是可以这么公之于众的?

还有一些原因让我不习惯在公众面前露脸。

这些代表危险。

“你似乎很闲?”

他歪着头不明白,“你不喜欢吗?”

“太丑了。”

打击一下,让他下次别搞这些脑回路清奇的事,也乘早打消了把源堡换了的想法。

“可是我觉得很好看啊……”

他低垂着头,有些郁闷。

我把这座雕像放回源堡,又给他加了三个小时的体训课,我教。



旧日时光

天尊回来后的第二天。

自从我看到我的小伙伴少了好几位后一直很不满,祂到底去干什么了才少的!

会不会和视频上看到的一样,赌博输了被切下来当赌注。

我想想那个画面,更为愤慨。

虽然祂明面上没展露出来什么,但我就觉得祂天天在赌博,不然为什么什么东西都要卷起来藏好?

我自己跑到那颗桃树上想。

灵界的天气古怪,全凭灵的心情,就比如今天,大雪纷飞的天里桃花开了,有的还结了果,长着叶。

我摘了一个,挺甜的,不过还有些硬。

又摘下几个放好,给祂备一个,剩下都是我的。

灵界的东西都是幻化出来的,因为我经常乱采乱摘,果子已经很少看到了,现在有的都是实物挂上去的,还种了很多真树。

根据管事人的说法,总不能让我们亲爱的周小公子挨饿吧。

哼,这些人都是欺软怕硬的,刚开始的时候压根不拿正眼瞧人,祂快回来了,才上赶着巴结。

那小镇上的人,不是脑子有病就是身体有问题,唯一正常的就是先生们。

但有的先生说话听不懂,有的先生说话不想听,有的不喜欢不说话……总之,每一个可以陪我玩的。

白雀只喜欢到处飞来飞去,过得和真鸟没啥区别,我玩了几天就厌了,不过有一说一,每天早起飞一圈真的很爽。

至于那个玩伴猫猫,脑子一根筋,太容易骗了 ,我都没得成就感。

但是吧,沈钰这家伙抱起来舒服啊,抱着他上礼仪课,光明正大的开小差。

不知道祂在干什么?估摸又在听曲儿,神都的神好像对听曲儿格外热衷。

我继续坐着,使命给自己找点事做,不然一歇下来就想到祂。

正好,前先日子设计好的小屋子可以开工了。

我打开雪藏已久的图纸,看着上面陌生而熟悉的样式。

好像有点太过简单了,除了休息室还可以弄个仓库来存放礼物,像白雀这两年送的竹编小帽和几个手环。

虽然不过生日,但礼物还是送的。

我也一再疑惑,白雀到底怎么做的,如果是鸟的形态,祂叼着竹片做的样子也太好玩了。如果是人形,白雀化成人会是什么样的?好好奇啊。

整间屋子不能全部用食材做,不然第二天就被贪吃的灵给消化掉了。

或许可以在黑白巧克力上画阵法,让他们啃不了。

说起这个阵法,我就想起我去年天天学这个为了看一本被封禁的书。

图书馆里很多书都有这样的阵法,我只要一打开,就是无字天书。感觉就像星网上我始终是未成年,啥都要限制,烦死了,什么时候才能摆脱这个啊!

当然,我也在部分地方赞同祂的做法,毕竟,我破解的第一本书,一本关于人类刑讯逼供的书,配图有注解的那种。

一整本看下来,我对人这个神奇的物种已经有了全新的理解,至于祂做在一旁的笔记也告诉了我很多。

比如说,祂补充了一种方法,叫做卸骨。人有206块骨头,先把身上关节部分像脱臼这样断开,再蔓延到身上所有骨头,骨头间断开时的疼痛非常剧烈,我悄悄试过。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血腥的话题。

自那以后,我阵法就学的很溜。

几吨超大块的黑白巧克力,果冻,奶油,还有千金丝……

千金丝是一种金属,非常坚硬且常温下不会变形,承重力非常强,除了太过锋利和喜欢吞噬神血外作为建筑材料没有任何缺点。

如果把千金丝环绕做沉重横梁,几根就可以把几千斤的东西顶住,只要不是生命。

此后,也再无梁上君子之忧。

我一下把所有东西都下了单,也不管会不会多。一两个小时后,货就已经到了。

星网这方面简直是做到顶了。

可我赶来的兴致早已没了,就靠在这不算粗壮的枝干上昏昏欲睡。

东西全堆在一起,偶尔勾勾手指,窃过来几个小果冻,吃掉。

巧克力太甜,不好吃。

黄昏很快又来了,今天怎么感觉早一点,我一看时间,四点半,早了一个小时,当值的又偷懒了。

再忍了三四个小时,我实在忍不住了。

又屁颠屁颠跑到源堡,随手挑了个娃娃中的幸运儿,跑到祂面前,爬上摇晃的木椅,无视祂的目光,窝在祂怀里,感觉到触手又环上脚,才舒服得蹭了蹭,在婉转的声调下睡觉。

我可没有和祂说话,祂现在就是一个床垫。

我还是很生气的。

……

好吧,其实是没有睡着的。

感觉整个人安静下来了,一直缺少的感觉也被填上。

虽然祂看上去瘦不拉几的,也没有什么力量感,但趴在祂身上,真的好想滚一下。

舒坦。


十八岁。

气死我了,祂怎么可以作弊呢!

我差一点就赢了。

我很想不在意这个三天前的棋局,但还是很想骂祂。

我确实已经知道了,祂讲的“下棋”和我的下棋不是一样的,但不意味着祂可以作弊,哪有漆黑的字直接换了个色儿的。

我一挥手,刚刚组装好的巨大武装机器人就打开武装系统,朝着专门理出来的轰炸地区发射,结果,能量蓄积到顶点,武器没发射出去,自己炸了。

我一下被气流冲击到十几千米外,巨大的火红翅膀在圆润的半球体的火光下渺小的不可思议。

我咳了几下,伸手挥散烟尘,这是第几个了?怎么又炸,不是才解决好上一个问题嘛。

“或许你可以参加一个课程。”

我—,鬼啊!

祂就不能有点声响,突兀的出现很吓人的好吧。

“不上。”

死都不上,坚决不配合。

“不只有你一个,是一个班。”

一个班?姬是觉得沈钰走了要再找几个和我玩的?

“课程你可以先看一下。”

我扫了一眼,星空,物理数学,生化……全都是理科,上面还大大几个字“第一阶段”。

时间倒还好,一天上两次,一次五个小时。

再往下看,第二阶段。

啥也没有。

“你给我道歉我就去。”

这么好的机会错过就太难得了。

可是呢?

祂,姬就笑了笑,转身走了,走了!

不就是道个歉么,你怎么就这么输不起呢。

好吧好吧,我承认你是有教育的成分,但我不想要这种方式。

我一下飞过去,围着祂绕圈圈。

维持了三四个小时,最后又是我服软。

凭什么啊,别的家长都不会这样的。

隔壁上帝教一个达瓦里氏的时候也是就事论事,怎么我们不一样啊。

虽然我输了,但下次,我一定会赢的。

起码不能比灰太狼的耐性还差。

之后我也看到了第二阶段的课表。

他——,要学近百个文明的礼仪历史文化语言,几乎是什么都学,这个时间安排的非常紧,只有五个小时空闲。

祂,祂就是把我骗过来然后宰杀我这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羔羊,我的天啊,神明怎么可以不眷顾祂最忠诚的信徒呢?

我忍,起码每天还有祂亲手做的营养餐。

不是祂做的,我一口都不会吃的,一口都不会!

第三阶段,这个是实操课。

就是允许我去人间历练几年。

!!!

这是什么神仙下凡,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祂那狗脾气还能改?

我一下冲到源堡,勾着祂的脖子使劲晃了晃。

“姬,你不会反悔吧?!”

等我连晃十多下后,祂才忍无可忍的把我的手臂拽下来,点头肯定。

得到了确定,我几乎是扑在祂怀里,狠狠的在脸上亲了几口,在祂黑脸前拿着那张纸蹦蹦跳跳的出了源堡在天上连飞好几圈。


雕像。

我悄悄在钓鱼的时候刻了几个人像,我和祂的,虽然一塌糊涂,但是很能看出是祂,毕竟这双眼睛我可是刻了很久很久很久,摸上的色的时候感觉直接活了。

我把它送给姬,祂放在了展台上,这说明什么?祂喜欢这个礼物。

我下次给祂雕一个大的,要比向日葵还要高,什么形象的好呢?

像那些佛祖还是观音,感觉都不好,没人气儿。

我从记忆中不断筛选,终于挑选出一个喜欢的。

姬笑起来的最好看了,温柔的时候像普渡苍生的菩萨,玩味的笑像个狐狸或者蝮蛇在贪图你的什么,伪装的笑容让人摸不清,只觉汗毛倒立,惊悚的很。

不过上面都不是我最喜欢的,这里面我总感觉有假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这么觉得。

不过有一次,我感受过祂没有这个的一个笑容,是被逗笑的,艳丽的眉眼舒张,唇角勾起。

后来我尝试过好多次,都没有这种感觉了。

就这个吧。



教学

城主给周上什么课?

政治经济,祂是行家,自然是这些。

天尊的家产是全部对周开放的,祂从来不管这些,只负责开单子。

下面举一个实例。

“你是怎么做到这么多钱投下去一查一分没赚的。”

城主看着手上的资料,业绩零的战绩也实属显赫,下面就是原因,但祂显然更想直接问。

“我也不知道啊。我就想在云朵上面造个城市。”

“具体说说。”

“我就是想城市为什么一定要固定在地面上,云那么重,如果用轻的材料把城市建在天上,控制住云不消散,便可以随风而动,流浪地球了。”

“虽然没什么用,但还算有创意。你的尝试地点选在哪里?”

“神都啊。”

城主没忍住,笑得十分开怀。

“你,你知道神都是什么地理环境吗?”

“有什么区别吗?神都都有灵界有生命了有怎么会没有大气。”

“神都不仅没有大气,还没有灵界,神都的灵界是搬过去的,不属于它本身。更何况,不是所有物种都需要大气的,你以后要实地考察后再尝试。”

〖天尊克清明12时/22:00〗清明

 上一棒@今天也好困 

下一棒@Addiction 

第一幕

周和天尊在给选择“走”的先生祭拜。

清明了,听说人间是要上坟的。

我靠在桃树上看着朝霞撒过天郊,暖洋洋的照在身上,染着周边绯红一片。

要不给几位先生立块碑,人间的墓拜不到,衣冠都未有剩下的。

我想了,也做了。

有时候并不明白他们,有时候又莫名的看到他们难受,心里也不舒服。

他们想出去,我也想。

我盘膝坐在碑前,想着,为什么他们就这么不能和我讲话了,下棋的老师一换再换,钓鱼的伴友越来越少,外面难道不是无比丑陋的吗?

我垂下眼眸,想不通,又有点委屈。

“活着是最重要的,死了什么都没有。”

祂突兀的出现在我身后,可能以为我要自杀吧。

不想理祂,我不就发个贴嘛,招到了城主我又有什么办法。


第二幕

周不知道九百几岁的时候,即公元后七百三十二年。

“清明?纪念亡者。你还不如想想自己还有多少年岁好活。”

不理,城主不动嘴皮子天尊来动?总感觉错位了。

“你呢?”

“我嘛,祸害遗千年,估计还有的折腾。”

“不不不,城主大人可是乡里远近闻名的大善人诚信者,这样的好人,怎么着也得长命百岁。”

“今朝有酒今朝醉,哪顾得明朝呢?”


第三幕

公元后一千七百多年。

源堡

今年的清明又到不了碑上去看望了,我从床上爬起,柜子里拿出酒,斟了一杯,倒在窗外桃树的泥土上。

我又斟一杯,这杯我的。

下一杯,那位老渔翁的。

下一杯,我的。

……

不知道喝了多久,脑子有些迷糊了。

酒气熏人醉。

我漫无目的的想着,想着。

我还有多久年岁?

不知道。

今朝也行。

若是有尸骨,化成桃树最好了。

没有的话……

想要一块长着花儿的土地,立块碑就可以。

刻什么呢?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生年不详,卒岁何夕?

门开了。

祂回来了。

这次又是那边出了问题?

城主大人,你的江山真是漏洞百出啊。

最后一口,我仰头倒下。

祂从身后抱住我,手一晃,偏了,半数漏到了衣领,仅几滴倒在唇上,舔了舔。

微甜的酒好像好多先生都不喜欢,不过我没别的了,将就一下吧。

祂将我翻了个面,正对面看着。

祂身上的血腥味太重了,我闻的不舒服。

脑子一白,窃取。

扣上手腕,压在窗沿。

这个位置,腰会很疼,不好。

衣衫半褪,烛影闪烁。

外头细雨绵绵,屋内铃铛清脆。


清明三幕结束,下面是正文。

周二十岁前夕。

“你当祂是至亲,祂当你是复活容器。”

什么意思?祂会死吗?怎么可能!

我僵硬着行礼,面上未露分毫。

复活容器,难道祂真和城主说的一样,养我是有所图谋?

有问题。

一定要找祂问清楚。

等会好像是下棋时间,先下棋,我不能摘花道歉了。(乱采乱摘引起了众灵愤怒)

不过眼线都布到我身边来,不是城主就是上帝,都是不怀好意的人!

可是,祂又为什么让我听到这件事呢?

之前做什么都被知道,这怎么可能是星网的未成年设置,一看就是祂弄得别的,为什么要迎合别人的计谋?

“明天就是你的及冠礼了,你想好了吗?”

“想好什么?”

我连生日都不过,及冠为什么要过。

等等,及冠。

这是祂送我的礼物?!

有这么送礼的吗?!

也就是说——祂,是真想杀我……

怎,怎么可能?

一定是愚人节的玩笑,一定是。

我手一松,棋子脱落,滚在地上。

我压抑了一下情绪,才缓缓捡起来。

坐在对面的老者却摇头,指着这盘棋说。

“你心乱了,有些事就会像这盘棋一样。”

输得一塌糊涂。

我沉默了。

“他走前给你取了个字,青云。”

“姬给我取字了。”

是云泽。

我下意识这么回答,却低下头又想。

再抬头时,笑眯眯的说。

“不过先生的我更喜欢。”

“不想笑可以不笑。”

……

走出竹屋,我张开翅膀,在周围飞了一圈。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这些都是很珍贵的。

掠过青山白雪,朝着当值的太阳晃一晃,摘一把顶天立地向日葵的瓜子,又来到边缘的桃林。

手轻轻放在屏障上,轻微的波痕在上面荡开来。

上次破开屏障出去玩一玩,没成功就算了还被祂关了好几天。

河畔杨柳依依,此间风景独美。

我爬上桃树,靠着想。

想到黄昏的太阳倾洒在我身上也没想不出来,没找到假的理由,反而处处是证据。

所以我到底算什么?

我想到祂轻笑的摸我脑袋,想祂饶有兴趣的打扮洋娃娃一样的打扮我,想祂默默的吃掉一桌的残骸,想祂晚上给我讲故事哄我睡觉,想祂展柜里放着的我刻给祂的人像,想祂源堡内万千绯红星辰包围祂的惊艳……

想那次窝在祂怀里时,祂笑出来的风情。

我跑到自己之前造的小房子里,拿出偷偷酿的桃花酒。

听说喝酒可以消愁,醉了是不是什么都可以不知道。

我一连灌下去三大壶,脸色被熏得粉红,脑子有点昏沉。

可是为什么我越喝,我越想找祂。

我推开这些桌上的酒坛,碎了一地。

我看着地上的瓷片。

如果踩上去,疼痛能不能唤醒我。

我看着看着,赤着的脚就踩了上去。

疼…

红艳艳的鲜血顺着褐色的瓷片粘稠的留下来,在漆黑的房屋里,皎洁的明月下沾染着我的脚。

再用力一点,瓷片破开血肉,往里面生生扎进去。

疼…

夜很深了,我看了挂在墙上的钟摆,十分钟晃晃荡荡的指着十一点半。

最后半个小时…

还有半个小时我就要成年了。

如果我在这里会怎么样?

是拒绝成为祂的复活容器吗?

然后呢?

被赶出去?

还是被关起来?

我去见他呢?

又会是怎样?

……

我不知道。

但我又好像知道一些。

起码,我得问问祂。

起码,我得知道这件事的真假。

起码,我得……

我苦笑,很想哭出来。

又哭不出来。

我走了,每一步在草地上都留下了血。

月亮被黑云遮盖,这条路上没有能为我照明的路。

四周草木昌盛,寂寥无声。

我走了一步又一步,脑子里什么也没有。

源堡的大门就在我手边,只要轻轻一推,我就可以进去。

不进去我又能怎样呢?

不过,我很不喜欢这个礼物。

推开。

我看见祂坐在神座上,正抬眼看我。

祂什么都知道。

十二点的钟声在门外响起。


天尊视角。

“你当祂是至亲,祂当你是复活容器。”

天尊看着源堡上的星辰——在听到这句话时晃动了一下。

他那红的欲滴的色彩像是在哭泣。

震惊,不可思议,反驳,逃避。

祂一点点细数着从心里泛起的属于周的情绪。

激昂的浪潮坠入深海,听闻不到一点光亮。

沉默是他最后的反应,迷茫与挣扎,闪烁着水花。

天尊看着屏幕中喝着酒的周,呛得咳出来,咳得撕心裂肺,磕的满脸嫣红。

酒水从嘴角漏出来,滑过脖颈,探着身体的曲线。

神都的酒,他若是喝了,会是什么风景。

会上瘾求祂再喝一口?还是咬着手死活要戒掉。

是后一种吧。

那种污秽的东西,怎么能浸染他的灵魂呢。

周绵软的长发在地上蜿蜒,他一生气,就砍掉一截,手艺太烂。

真可惜,之前明明那么宝贵着。

他又在那边发愣,推开酒坛,碎了一地,呆呆的看着,上调的眼眸暗沉着。血流出来,在苍白的脚上斑驳,突出来的踝骨在月光下格外显眼。

天尊感受到脚底蔓上的的丝丝缕缕的疼痛,心里评价。

适合带个脚链,铃铛很好,让他走一步想一次我,摘不下来,吵死他。

他走进源堡,理直气壮把腿搁在天尊腿上。

天尊慢慢给他清理,真是惨不忍睹啊~

“我要和城主学。”

“可以。”


——————

这种写法,其实有个重要特点,我没写到。

像那个礼物,如果是面对面,心理活动就是。

这个礼物你喜欢吗?

不喜欢。

这样没说心里活动同步的特点。

无奖竞猜。

天尊的计划(筹划复活容器)进行到哪一步了?

大致说一下前中后或者还没开始已经完结这样。

周不喜欢他的是手法。

我忘转发了,第一次,没什么经验,抱歉。

四月:

【活动】:天尊克清明12H

【策划】:四月

【宣图】: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群友

【活动时间】:2022.4.5



五色使目盲


五音令耳聋


五味致口爽


不可视


不可闻


不可触


永生的非凡对人间投以眷顾,结下命定之缘


光茧中承载了谁的期待,破茧之日皆成蝶


神于永眠中聆听古老语言的祈祷


与离别相伴


与往昔告别


“将你剩下的一切,交给。”




0:00—— @饭堡信号几g来着 


2:00—— @柒葉之華 


4:00——@浮光月影 


6:00—— @四月 


8:00—— @柒葉之華 


10:00—— @依轩xxx 


12:00—— @233花冠 


14:00—— @长风芳飞燕 


16:00—— @四月 


18:00——@誩某 


20:00—— @今天也好困 


22:00—— @懒虫 


24:00——@Addiction 



神域

神域三城的文化。

神都纸醉金迷,最流行一种“酒”,叫做朝生暮死。

与其说是酒,不如说是毒品,一种能渗进特性的毒品,如果说我们人类的毒品是指代替体内物质,控制兴奋快乐的有毒上瘾物质。那这个就是能暂时压制疯狂的必成瘾物质,副作用极强,不过旧日以上的没有多少影响。

这件产物本来是文明产物,像英国之前用鸦片扭转贸易逆差这样。

不同的是,城主直接下手,换掉了那个星球的政府什么的管理机关,然后销毁实验资料。

后来就由科研之城来供给这种刚需,效果也直升,只有支柱免于一难。

所以,神都的神明大多又疯狂又纸碎金迷的。

在这些神中,城主就是扛把子的存在。

有两个行业在神都也极度盛行,风尘和赌博。

风尘之地几乎遍地都是,之前提到的桃红宫就是其中一种,主要是卖唱的。

神都神不喜欢强迫,偏好你情我愿,对美人足够追捧,却也是强者为尊。

天尊作为占卜家途径的顶点,单是这个就惹得众人围观,因为如果要养——,占卜家是最好的序列。

天尊在这方面确实要求挺高的,具体条例参考周,至于其他人,心情还过得去的时候打一架,赢了再说。心情不好就是发泄场。

城主对天尊在床上的场景很好奇,但从未靠近祂十米以内。(被迫的)

天尊对祂说过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天黑了。

潜台词就是你怎么还不死,赶紧滚。

赌博,顾名思义,就那样。


自由之城。

祂的城主就是被猎神者榜一暗杀的,因其喜好到处游玩,从来没讲过人影,只知道是个支柱外一无所知。

不过祂是和城主同一个地方出来的,能在城主边上活这么久还合作也是有本事的神,同时更显现出榜一的厉害,祂的名气也是这个时候打响的,最后惹了祸患,榜一才没了消息。

自由之城管理的其实是供养那些神明信仰的星球,怎么管理?

保持在封建社会,每十年向下界查看阶级矛盾的展现,如果吏治不行,冤死的人太多,就会直接刀斩权贵,换一批,不好就接着杀。

古代农民吃饭靠天,所以也有系统来操控气象,保持饿不死也吃不饱的状态下,没有丰年凶年。

维持住这个局面还不行,这些星球的有天赋的人在幼年时期会直接被选走,来到自由之城接受教育。(不会再回去的那种)

这样一个状态下,农民活的有些累但还过得去,或有冤屈也有机会得到申诉。生产力停滞,人口停滞,社会一直稳定在这个局面。

毕竟,向前一步是地狱,再走一步才是天堂。

这些人才部分会被科研之城接受,部分就在自由之城当个吟游诗人这种。


科研之城。

顾名思义,不讲了。


我和我家小区门前被剃秃了的树

风格

天尊的“棋”可谓是鬼斧神工,化腐朽为神奇。

下到最后才发现输了。

上帝则稳扎稳打,滴水不漏。

输赢都没有感觉,看着祂的脸就没兴趣。

城主则像个无赖,赢得莫名输得也莫名。



学校的花开了。

前面的是日本樱花,为什么我老觉得是桃花呢?

然后是茶花,上月开的,谢了大半。

最后一个是木绣球(上网查的)

它的花开成了个球,好有意思啊。